美媒称好莱坞与中企合作失败多:签完合同易生变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 外媒称,好莱坞经纪人杰夫·伯格去年夏天曾飞到上海庆祝自己规模最大的一桩交易——与中国投资人合伙在世纪城成立的新经纪公司Resolution。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9月6日报道,有两百多位工商界高管、政府官员、演员和记者会聚在时髦的香格里拉酒店庆祝此事。明星们摆出姿势让媒体拍照。客人们大啖烤鸭、鱼和其他菜品。一幅巨大的数字屏幕上展示着公司标志。

4个月之后,这笔交易突然失败。贝森资本公司承诺的数百万美元投资根本没有兑现,伯格被迫关掉了经纪公司。

报道称,在好莱坞越来越多地把目光转向中国、把它当作待开发的新疆界之际,伯格的经历可以作为一则醒世良言。据电影公司高管和其他寻求在中国开展合作的人士称,尽管娱乐业把中国视为一个资本和客户的来源地,但是那里的利益集团却经常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对待这种关系。这些人士称,有些投资人与其说对真正投资做生意感兴趣,倒不如说是对让自己在外人看来在好莱坞有生意感兴趣,目的是为了抬高他们的股票价格或身价。(美国电影公司也愿意被认为在中国有生意。)

娱乐业领袖们称,在其他一些案例中,中国公司则期望学习商业策略和技巧,以便使它们自己的电影业成长为更强大的竞争对手。南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斯坦利·罗森说:“赚钱未必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了解行业。因为在中国的大多数人会告诉你,在中国没有一个像好莱坞那样的行业。他们希望尽可能多地学习关于这一行的一切,直到不再需要你。”

不管原因是什么,好莱坞高管已经懂得了应该以相当程度的怀疑来看待与中国合作的消息。家赋公司是一家帮助电影公司在中国发行影片的公司。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马克·加尼斯说:“在许多情况下,公开宣布某项交易是符合共同利益的,不管它最终能不能实现。交易的平均成功率不是很高。”

报道说,一些引人注目的失败案例包括:

*北京华谊兄弟影业公司去年曾宣布已同意向华纳兄弟电影公司前高管杰夫·罗比诺夫发起成立的电影制作公司Studio 8投入1.5亿美元的巨资。但是双方最终未达成协议,这一合作未能兑现。上海企业集团复星国际后来签署了向罗比诺夫的公司投资的协议。

*传奇影业公司董事长托马斯·塔尔2011年6月曾宣布他将与华谊设立合资企业,在中国联合制作电影。6个月后,两家公司分道扬镳。一位了解事情经过的人士称,当华谊希望重新谈判协议条款,把其股份从10%增加到25%的时候,塔尔和他的合伙人变得警觉起来。华谊随后与总部在伯班克的STX娱乐公司达成了合作。

*去年,两家香港企业——iMarker和中国铁联传媒——宣布将与一家有国家背景的企业合作向海外电影公司提供影片进口和发行牌照。新业务由哥伦比亚影业公司前制作部主任克里斯·李负责管理。在最初宣布后的3个月里,中国铁联传媒的股价上涨260%,但是政府官员随后称他们对该计划不知情,而该计划也随即不了了之。

报道称,这些失败是在好莱坞与中国的关系大幅提升之际出现的。在中国,观众对于看电影的渴望如此强烈,以至于它到2018年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影市场。

然而随着双方更加频繁的接触,文化差异显现了出来。在中国合同更容易发生变化,认真的谈判通常只发生在协议签署并公开宣布之后。协议的条款并非一言九鼎,而是持续处于更正之中,有时甚至一天一变。加尼斯说:“在美国,如果有人签了三年的合约,你会指望它持续1095天。在中国,它实际上是1095份单日合约。”

加尼斯与自己的堂弟、前派拉蒙影业公司总裁西德·加尼斯和美籍华人黄健华联合创立了家赋公司,他的上述评论是有感而发。在去年夏天刚发行《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几天之后,中国开发商指责派拉蒙和家赋公司违反了一项价值160美元的协议,其内容是影片中应出现北京一个名为“盘古大观”的酒店—商场—写字楼集合体的场景。在记者会上,盘古公司负责人称自己被美国合作伙伴“欺骗”,并扬言要求中国主管部门阻止《变4》的发行。

加尼斯说:“我们与他们是有合同的,合同是在上海电影节上签的。当我们即将发行影片时,他们却跳出来说‘还有另一份合同’,这是一份从未签署、从未得到双方认可的合同……这是一种典型的敲诈。”

这一争端在派拉蒙副董事长罗布·穆尔和影片导演迈克尔·贝飞到中国平息事态后才得以结束。他们在北京组织了影片首映式,把一件汽车人大黄蜂的复制模型搬到了龙形的盘古酒店入口处。

报道说,不过某些问题却并不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解决。看一下数码媒体集团(DMG)的案例。该公司为中国各地的广告牌和地铁制作娱乐内容及数字广告。2010年1月,该公司的主要所有人——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橡树投资公司和上海风险投资公司戈壁投资咨询公司——把DMG出售给一家规模更大的上市企业华视传媒。

后者同意以预先支付价值1亿美元的现金和普通股,以及在随后两年分两次各支付3000万美元的方式购买DMG。

报道称,就在第一笔分期付款即将到期前,华视传媒在纽约州法院提起诉讼,控告DMG公司所有人提供关于公司财务状况的误导信息。法官驳回了华视传媒的指控,并责令其兑现第一笔3000万美元的付款。华视传媒的律师声称因为中国的外汇管理部门不允许,该公司无法进行资金转账。最终双方达成了一项秘密和解。华视传媒拒绝就此发表评论。代表DMG前股东的律师丹·伯格森说,“要履行美国法院对中国企业的不利判决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他们会说,‘如果你到我们这里,中国法院是不会承认美国判决的’”。

伯格的Resolution经纪公司和北京贝森资本的协议也因为资金未能到位而夭折。伯格是2013年1月发起成立该经纪公司的,不久后他就雇佣了30多位经纪人,为包括杨紫琼和巩俐在内的华人影星提供代理服务。几个月后,跳槽到私人投资公司贝森资本的前微软中国总裁高群耀与伯格接洽提议合作。对于之前曾在中国做过生意并正盘算扩大自己最新投资的伯格来说,这个想法颇有吸引力。

Resolution公司与贝森资本在2014年2月签订了让后者出资约1500万美元以换取相应股权的合约。但是据了解内情的人士说,贝森资本应按月支付的资金总是迟迟不到账,或者到账金额低于伯格的期望。当年6月,伯格飞到上海参加合作庆祝会,高群耀和贝森资本的其他高管向他保证一切会正常。而在他回到洛杉矶后,贝森资本继续迟迟不付款,伯格逐渐变得警觉起来。他连续两个星期试图给高群耀打电话,却得不到回应。一位与Resolution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说:“高群耀消失了。这像是个黑洞。”

伯格了解到,高群耀在贝森资本的职位已经被另一名北京高管取代,后者希望伯格用更多自有资金来经营Resolution公司。到10月初,伯格决定关掉公司。已经在一家中国房地产和娱乐集团任职的高群耀的代理人表示高没空发表评论。

报道称,尽管遭遇这样的挑战,美国电影公司和制作人无法对中国视而不见,中国的票房潜力甚至可以挽救在美国表现糟糕的影片。一个例子是派拉蒙的新片《终结者5》,该片在北美一败涂地,但在中国上映首日便收获2700万美元。

以合资方式在上海开办了一家电影公司的梦工厂动画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弗里·卡岑贝格说:“我们是成熟市场,他们的市场仍将有巨大的增长。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比全美国的人口还要多。”

报道称,不过,美国高管们敏锐地意识到,潜在的中国合作伙伴更感兴趣的也许是利用好莱坞的专门知识,以便能更好地参与全球市场的大片竞争。中国政府已经在信息技术和飞机制造等领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而发展电影业是中国的一个重要目标。

在市场营销和影片发行、人才招募、特许商品销售、电视版权特许经营及电影业的其他基本事务方面,中国缺乏丰富的经验。因此与经验丰富的美国电影人和影业公司联手合作可以帮助缩小这种知识差距。卡岑贝格说:“中国一心想做的是建立起自己的电影业。这永远都是中国的做法。他们生存的意义就是为了取胜。”(编译/曹卫国)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2名性侵女学生罪犯为何判死刑

在嫖宿幼女罪刚被废除后没几天,最高法核准了两名性侵女学生罪犯死刑,自然会让人联想到最高法是在借此释放这样一个信号:今后凡是性侵女生的罪犯都将从重惩处,企图挂靠嫖宿幼女罪逃避法律严惩直至死刑的路已经走不通了。


三招让“阅兵蓝”常驻北京

30年前,有一件比治污更难的事儿,就是计划生育,这都干成了。虽然产生了诸多其牵牛扒房的悲剧和诸多争议,但从执行的角度,各级政府都显示出强大的执行力。治污这事儿,也同样的道理,只要地方官员们狠下心来,肯定能干成。


中国经济放缓靠买买买扭转?

不能正确理解中国经济增长不均衡的原因会导致错误政策出台。如果问题关键是短期需求不足,那么,消费增长就变得很重要。当投资急剧下降,全球贸易处于停滞,中国——跟每个其他国家一样——出现了产能过剩。但这是一个周期性出现的问题,跟长期经济增长无关。


家长以死逼孩子上大学错了吗

在教育资源不能绝对公平的社会,在学费生活费越发昂贵的今天,孩子的父母未必不明白学历并没有那么值钱,毕业后也未必就可以一帆丰顺挤进城里过好生活,可是他们并没有更多的的选择。上学也不过是无路可走之下一条尚且能给人与一点光明的路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