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大代表:给病人洗脚价格5元 低廉得无尊严

昨天上午,朝阳团代表们在分组审议时,人大代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就医疗服务价格低“开处方”,要建立医生诚信体制,提高医疗技术和服务价值,以医养医。 

京华时报记者刘雪玉

谈医疗

提高医疗技术服务价值

人大代表张晓艳就医疗方面提出建议,虽然政府一直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但患者排队挂号,有时候仍需排上几个小时,作为基层的医生,她非常理解患者的难处。但与此同时,北京的医疗价格,从1999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医疗价格没有变化,导致了很多怪现象。她建议,要让药费降下来,并提高医疗服务的价格,“我们给病人洗脚、做护理,但医疗服务的价格是5元钱,低廉得让医生和护士没有尊严。”

杜德印称,看病难客观存在,但我们忽略了看病费用的问题。百姓负担重,但钱没有花在治病上,而是花在药费、检测费上,“不能以药养医,而是要以医养医。医生和患者是特殊的关系,要建立医生诚信体制,提高医疗技术质量和服务价值,让老百姓看病尽可能少花钱,才是医改的核心。”

谈改革

打破原来不合理的利益结构

杜德印就深化改革方面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城市管理不能太粗糙,改革最终改的是利益结构,打破原来不合理的利益结构。如果触及利益环节,就容易推不动。

“我们改革要转变政府定位,政府是管人的还是服务人的?是负责还是监管?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我们要从权力本位转到责任本位,哪个部门只要责任第一位,肯定能开展好工作。不要重权轻责,揽功诿责,一定要克服政绩思维,不断深化改革,真正从管理转向治理,才能建立与公共治理相适应的共治结构。”杜德印表示。

谈养老

政府应拿钱把公共空间抢回来

人大代表陈伟在分组会上称,随着人口老龄化的现象加重,养老问题一直是全社会关心的问题。但调研中,他们发现就目前来说,政府资金投入不少,出发点是好的,但就是利用率很低。陈伟说,“刚开始,城乡养老中心成立的时候,还有很多老人入住,后来人就很少,一是来一趟城乡养老中心太远,二是娱乐项目也少,无奈就改成了老年人餐桌。”

杜德印就陈伟的问题说,所谓居家养老,最重要目的就是就近便民,目前做到街道的层面了,但是一个街道几万人,解决的问题就少,覆盖率也低,应该以社区为单位,方便居民。

杜德印还表态说,政府应该拿钱把老百姓的公共空间“抢”回来。

编辑:SN146


深圳丢法治脸广东法制办补救

毋庸讳言,此次深圳突然限牌比前几次发生在其他几座城市的突然限牌对舆论和公众产生的冲击更大。一方面因为人们对代表着改革形象的深圳有着更高的期待,另一方面是因为深圳市的领导一直说“绝不会突然限牌”——人们无法想象,以后拿什么让民众相信政府的话。


我心目中的禅意

在我看来,修禅就是参透世界和人生,看穿它们的空无。世界是空,存在是空,在一切的忙乱和焦虑之后,在终点等待着人的是空。


习近平与云南的六年之约

六年之前,习大大说,云南,我们约。六年之后,习近平新年首次离京便赴“彩云之南”。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但探访的脚步、关切的目光、期许的话语未变。


你无法说服骂赵雅芝的网喷

只要是赞许政府、表达爱国、支持官方的声音,无论是谁在表达,无论是基于理性还是出于本能情感,都会被贴上脑残的标签,似乎越骂越代表着正义。赵雅芝挨骂就发生在这种网络背景下,一个艺人本能的爱国表达在这种极端语境中被当成了一次站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