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医院号贩子自称看病中介 称社会应该感谢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 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在网上发酵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回应称将严厉打击号贩子。一名号贩子表示,社会应该感谢他们,他们没有加剧看病难,而是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28日援引新华网的报道称,继北京卫计委和国家卫计委回应此事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7日表示,不法人员的倒号行为,严重损害了患者利益,严重扰乱了正常医疗秩序,必须坚决严厉打击。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等医院要引以为戒,进一步加强挂号管理和安全管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等部门坚决打击“黄牛倒号”行为,发现问题一律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各中医医院也要进一步加强管理、改进服务,实施好便民服务各项措施,方便群众就医。

27日,内地媒体记者在号贩子王超(化名)处,买到了一个事发广安门医院300元(人民币,下同)的专家号,这个专家号在医院挂号处只需要14元。

王超认为,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他引用经济学家王福重的说法称,“号贩子是侮辱人的称呼,还是叫看病中介好。尽管名声不佳,但他们缓解而不是加剧了看病难,并且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

王超表示,这个观点在他们的圈子中很受认可,建议记者好好看看王福重的文章《全社会都该感谢号贩子》。

王福重的这篇文章称,号贩子做的,是正常生意,“他们让那些真正需要看专家的患者,看上了专家号,让那些不那么急迫的,不需要看专家的,不看专家,专家号实现了其存在的目的。善莫大焉。”

王福重还认为,解决挂号难,就是要提高挂号费,只要价格提高到一定程度,就能让供求相当,“如果病不是那么急,那么重,完全可以在你的家乡医院,在小医院解决。如果亲人的病真的那么急,那么重,为了救命,还在乎4500块钱?”

另外,《北京青年报》采访到事件目击者吴林(化名),称视频中的怒斥号贩子的白衣女孩曾经与号贩子有过冲突。

吴林说,女孩18号晚上就开始排这个专家号,当时排在第二个,前面站着的是大姐,但晚上9点多,来了一个男号贩子,站到了大姐前面,女孩气不过就指责了号贩子,号贩子说“信不信我抽你”,女孩就想拿起手机拍照,结果被号贩子抢去摔在了地上。

吴林称,正因为此事,女孩19日才会那么生气地指责号贩子。

对于女孩遭到号贩子电话威胁一事,吴林说,女孩称自己只在填写医院就诊卡和19日报警时留了联系方式,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怎么流出去的。广安门中医院宣传科目前还未作出回复。

号贩子不仅惹怒患者,也让医生觉得头疼。 《北京晚报》引述一名医院专家称,一次出诊碰到一个60多岁的老者,老人跪下来请求她加号,看到老人年纪大就加了号。但这老人是个号贩子,转手就把这个号卖了3000元。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三千年恩怨

传说中“流奶与蜜”的内波山,靠近以色列边界,几千年前摩西登山向西望去,看到的好地方大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然而这两个地方的危机和对抗,却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反复。


地方两会,说好的节俭呢?

一点节俭意识都没有的基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会在乎政府大手大脚花钱而认真审查各项财政预算吗?各位基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否愿意先把当地召开两会的成本预算节省一些呢?


王保安的仕途何以匆忙结束?

从2015年4月调任国家统计局以来,王保安在新岗位的任上不足一年,这位被外界认为“重用”“前途看好”的年轻部级干部,匆忙以这种方式谢幕,令许多人猝不及防。


首都,你不能让人如此失望

这是北京,是首都啊!这是一记耳光,打在北京、打在首都的脸上,却是痛在百姓自己的心里。北京的每一个窗口,都不只是行业的治理窗口,更是整个北京、首都,乃至整个中国的治理窗口。这个窗口都亮不起来,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能亮堂起来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