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过去几年滋味你懂的

提起几年前网络事件对红十字会以及他个人带来的伤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理事长郭长江用了一句“春天会来的”来表达心情。他形容中国公益慈善事业这几年的状况是跌到低谷,如今正在缓慢爬坡。他希望社会理性地给公益慈善事业从业人员应有的尊重,并坚信公益慈善事业的春天会来的。

谈经历:这几年“其实挺委屈的”

2008年被称为中国的“公益慈善元年”,在这一年,以“5·12”抗震救灾为标志,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出现了井喷式的跨越发展。但是2011年6月,发生了“郭美美网络炫富事件”,中国红十字会被推向了风口浪尖。作为事件的亲历者,甚至是舆论的焦点人物,郭长江其实挺委屈的。个中滋味,你懂的。”“

在他看来,红会这样一个百年组织,受到了社会上众多质疑,尤其是一些不明真相的网民的攻击,其实是很不公平的。虽然说首当其冲的是中国红会,但后来网络事件扩大成为一个系列事件,这伤害的不仅仅是某一个公益慈善事业团体,而是对整个公益慈善事业都有很大的伤害。“最受伤的并不是我们的从业者,而是需要帮助需要救助的人。”

谈声誉:现在正在慢慢地“爬坡”

郭长江给本报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汶川地震,红会接受捐赠199亿元,约占全国汶川地震捐款总量的百分之二十多;2010年玉树地震,红十字会接受捐赠23亿元,全国共70亿元,红十字会占百分之三十多;2013年芦山地震,红十字会接受捐赠12亿元,全国共30亿元,红十字会占百分之四十;2014年鲁甸地震,红会接受捐赠3亿多元,占百分之四十多。

从2008年的井喷式发展,到2011年骤然跌入低谷,这几年郭长江自己有很多想法和感受,“必须有,不然就是麻木不仁。”但是他也会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仅仅是不理智网民的原因么?我想作为公益慈善组织,我们更要通过这件事得出正确的结论来,我们的工作中肯定存在不足,要找到弱点在哪里。”

让他略感欣慰的是,事情已经过去三年,网民们知道了真相,也越来越理性,“现在声誉在慢慢爬坡,但肯定没恢复到(网络事件)之前的水平。”

谈监督:应该是良性互动的关系

“我觉得不应该把公益慈善组织的形势看成一团糟。问题是有的,各个行业都会有,处在成长期的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存在一些不足,也很正常。”同时郭长江也觉得,应该宣传理性的公益慈善理念。比如,很多人不了解这个事业,以为做慈善项目或者救助,是从来不需要成本的;比如,很多人以为谁都可以来做慈善,但其实这个行业需要专业的人才;又比如,公益慈善组织公开透明不等于“全裸”,是需要制定标准的,是要有法可依的。

郭长江表示,公益慈善组织必须要公开透明,这既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社会的要求。但对于监督与公益慈善组织之间的关系,他觉得更应该形成一种良性互动,而不是矛盾的关系。他打了个比方:“舆论的监督是医生是药,医生给病人看病吃药,是为了药到病除,绝对不是置他于死地。你来给我看病,把我的病灶去掉,让我活得更好。”

谈动向:正在打造善款追溯平台

郭长江告诉记者,目前中国红十字会正在打造一个全国统一的信息发布平台,建成后,在这个平台上将可以看到捐款来源、去向、进度等,实现善款“可追溯”。“以前我们想得乐观了,以为两三年就可以完成,但现在发现还有不少技术难题。”郭长江介绍,这个平台涉及30多个省、300多个市、近3000个县级红十字会,同时,因为各级红十字会的开户银行不同,所以统一起来会比预想的要麻烦得多。但即便如此,红会一直在努力,“一定要做,而且肯定能做成的,这是加强公信力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

另外,郭长江也呼吁,政府能继续加大公益慈善事业投入。“彩票公益金这些年投入力度虽大,但我们在实践中了解到,例如像患了白血病、先心病这些需要救助的贫困儿童,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排队等待救助的现象仍然存在。”同时他表示,希望通过政府资金的引导,调动更多的社会资金,形成救助合力。

谈及安徽的红十字工作,郭长江表示,曾经多次到安徽调研,“安徽的红十字工作有很多亮点,值得充分肯定。”

谈提案:始终关注人道公益事业

自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之后连任。8年来郭长江始终关注人道公益事业,每年全国两会都会递交两个以上相关提案。今年,他已经是连续三年持续关注“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希望国家给予他们荣誉和尊严。

同时,郭长江也首次对公益慈善领域吸引人才、增加就业率问题提出建议。当下我国公益领域对就业的拉动和吸纳能力并不理想。郭长江分析,原因有三:社会认知度差,从业者缺乏应有的社会认同;行政成本约束人才储备,阻碍公益行业专业化进程;职业化进程缓慢,业态涵养不足。 对此,郭长江建议,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牵头,会同民政部门,研究制定相关公益组织就业引导政策,增加公益领域的就业容量,提升公益行业管理水平和服务效能。

本版稿件由本报特派记者项磊陈丽卿吴碧琦叶晓王从启摄影报道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