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1985年曾预言中国男足:30年后才能冲出亚洲

在所有的体育项目中,中国足球很怪。说它怪,一方面是踢的人少,说的人多;花的钱多,得的奖少;球员场上水平低,场外是非多;群众关注少,记者炒得热。另一方面这项运动好像从来没有让人踏实过,总是游离于正与邪之间,外人永远也弄不明白,这个球怎么就这么不入流。特别是中国的男子足球,更是让人欲说还休。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足球与气功、股票一道,突然之间火爆异常,资本的介入和媒体的大肆炒作,使它们几乎是一夜之间,鸡毛上天,成为当时的三大泡沫。不久,股市、气功神话先行破灭,接着足球也风光不再,最后从天上掉到地上,如今沦为鸡肋。万里曾对中国足球发展表示过他的看法,很是尖锐。特别是他对中国男、女足球的两次预言,更是让人钦佩他的远见卓识。

万里对足球运动很喜欢,早在他担任北京市第一副市长和书记处书记时,他就常去北京先农坛体育场、工人体育场观看国内和国际比赛,观看贺老总为“八一”对“北京”主持的开球仪式。

对老一辈足球运动员年维泗、史万春、张宏根、张俊秀等,他不但熟悉他们的名字,也认识他们。贺龙元帅的儿子贺鹏飞(海军中将,已故)少年时是“八一小学”和“四中”足球校队的选手。少年的贺鹏飞喜欢穿印有“中国”字样的大运动衫,留着和贺龙一样的小胡子,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万里每次见到他,总是亲切地摸摸他的头:“小龙(贺鹏飞小名)踢得怎么样了,练好了和这些运动员一样,加入国家队为国争光嘛!”

同样,万里也对中国足球报有很大的希望,他多次在不同场合为足球的发展呼吁呐喊,也不止一次与有关人员交流,探讨提高中国足球水平的发展之路。国际足联、亚洲足联的官员到中国来,不论再忙,他总是要拨冗一见,希望能借鉴国际足球的经验,希望他们能带来一些真知灼见,帮助发展中国的足球事业。

1960年10月30日,苏联明斯克“白俄罗斯”足球队在北京市工人体育场与北京市足球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结果客队以2∶0取胜,北京市常务副市长万里不仅到现场观看了比赛,还接见了双方球员,并与他们合影留念。

改革开放以后,万里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更加关注,寄予厚望。

1981年5月3日上午,北京风沙扑面,气温骤降。然而,中南海怀仁堂里却是笑语盈盈,热气腾腾。

为了纪念“五四”青年节,中央领导邀请112名优秀青年代表到中南海座谈,万里参加了这个座谈会。当介绍到体育界代表时,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女排选手郎平,李先念马上表扬她说:“你扣球扣得不错。”第三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郭跃华和女子单打冠军童玲站起身,场内一片热烈的掌声。看着两位世界冠军,万里话锋突然一转,他别有深意地对着在座的所有年轻人大声说:“如果把足球冠军拿过来,那我们国家就强大了。”

“哗”,现场一阵热烈的掌声。一旁的宋任穷接着补充说:“就是要有这个雄心壮志。”

1985年5月19日,一场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足球比赛,头一次把中国足球的丑陋一面,晾晒在世人面前。

比赛由中国国家队对香港足球队。赛前,媒体的狂炒,把球迷的热情煽的上了天,舆论根本就没把香港队放在眼里,大家讨论的已不是胜负问题,而是进几个球的问题,怎么算小胜,几比几算大胜。

结果国家队以1∶2败给香港队,这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更让现场的一些球迷难以接受,于是,一些球迷闹事,他们选择了发泄,球迷烧车,并拿汽水瓶扔向香港队员。一场球赛遂酿成一场骚乱。

足球骚乱者在南美和欧洲一些国家时有发生,但在国内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此事立即惊动了中央领导,并下令免除了当时的主教练职务。万里非常气愤,他亲自负责处理了这次事件。

一场比赛,竟然引发出如此的事端。事后,万里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他在工人体育场对当时的足协主席年维泗等人说:“足球是一个国家经济、文化和人民素质的综合体现,我看中国足球(男子)这种情况,得二三十年后才能冲出亚洲,到那时才能真正地走向世界呢!”此话一出,有不少体育界人士和球迷不理解。当时体委的领导也不太服气,说:“万里同志怎么尽泼冷水呢?该给我们鼓劲嘛!绝不会用这么长时间,我们就可以走进世界先进行列……”

其实,万里的这番话是很有针对性的。当时,中国的足球虽然被媒体炒得火热,但是,足球的基础并不牢固坚实,不论是群众参与的程度,还是足球在青少年中的普及程度,以及国内基层运动队伍的建设、场地设施的建设,尤其是我们对这项运动的认识水平,还不具备支撑足球运动在短期内高速发展的能力。

纵观世界上一些足球水平较高的国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群众基础好,后备力量雄厚,这是保证足球水平快速提高和保持世界优势地位必不可少的条件。

让我们看看上世纪80年代世界上一些足球强国的情况。素有“足球之国”美誉的巴西,据不完全统计,在1.1亿巴西人中,从事足球运动者不下千万,巴西的足球俱乐部有5400多个,登记的运动员有11.3万人,巴西的国脚就是从这些人中万里挑一选出来的。

在当时的联邦德国,踢足球是人们日常锻炼的一项普通运动,全国拥有16000多个足球俱乐部,光运动员就有380万,占到全国总人口数的6.2%,其中,有130万青少年常年坚持踢球。

再看看荷兰,这是一个只有1300万人口的小国,和现在北京市的人口差不多,但是全国拥有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就有100万,业余的爱好者不计其数。

再看看我们自己的足球水平,数数操场上有多少踢足球的孩子,差距不言自明,一味地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恐怕不现实,只会揠苗助长,只会导致这项运动步入歧途。事实也证明,中国足球的水平不仅没有和社会的发展同步,而且一直未入正途,就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偶尔有一次闪光,走出去到世界杯赛场上晃一圈,马上就又转回来了。

同样的话,万里也曾与聂卫平谈过。

聂卫平回忆说:“1985年前后,我和足球界的一帮朋友,经常交往喝酒,比如高丰文、徐根宝、戚务生、杨秀武、容志行等。他们就经常说,上面对足球重视的不够。”

聂卫平是个足球迷,谈到世界杯出线问题,大家都挺感慨。喝酒后,聂卫平乘着酒兴说,如果中国队能冲出亚洲,参加世界杯,他就拿出一瓶珍藏的孤品茅台酒来为中国队庆功。

聂卫平得意地说:“我当时有一瓶百年茅台,是胡耀邦送我的。”

胡耀邦舍不得喝,他知道聂卫平爱喝酒,便把酒送给了他,并告诉他,喝的时候要兑其他酒,不能就这么喝。

聂卫平说:“我当然也舍不得喝,就收藏了起来。想这酒就送给中国足球了。我将此事告诉了胡耀邦,胡耀邦大声说道:好!”

一次,聂卫平找万里办事,看万里心情很好,就趁机说:“中国这个足球啊,现在水平很差,需要提高,您是不是能多关注一下,有机会替他们说几句话,帮帮足球。”

万里听完后,沉默片刻说:“中国足球不是本世纪的事(指20世纪),是下一个世纪的事,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很多。做这种超前的事情,浪费太大。”

聂卫平大为不解,就跟他争辩起来。最后,万里很冷静地说:“你不懂,不信你看。”

事情的发展,不幸被万里言中。1989年,名教头高丰文出任中国队主帅,率领包括贾秀全、麦超、高升和唐尧东等球员的中国队第四次向世界杯发起冲击。

六强赛中国队首战胜沙特阿拉伯队;次战阿联酋队率先攻入一球,眼看着胜利即将到手的时候,却在最后3分钟被对手反超比分;再战韩国队0∶1告负;随后1∶0战胜朝鲜队。

最后一战是对卡塔尔,只要不输,就能出线。

当时,聂卫平和万里正在中日围棋会馆打桥牌。比赛开始后,中国队先入一球,1∶0领先,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比赛接近了尾声,眼看着胜利就到手了,大家就都不打牌了,全神贯注地看球赛。

聂卫平扫了一眼万里,得意地说:“万叔叔,这次你终于错了吧。”

话音刚落,场上形势剧变,卡塔尔队反击得手,在最后不到3分钟的时间里,连入两球,又是黑色3分钟,中国足球队又输了。

呜呼,要命的3分钟,再一次粉碎了中国队进军意大利世界杯的梦想。

大家一片叹息,这时,万里又重复了一句,说道:“你看,我说不是本世纪的事情嘛!”

聂卫平自嘲道:“那次真不长脸,当时我遭受这打击之大呀!原来我是对他不满,心想你懂足球吗?外行领导内行。结果人家说的真准确呀,没有人指教他,给他讲专业知识,但人家说的就是准,这你不服咋行,他真牛——”

1990年亚运会,万里在人民大会堂和邓小平同志边打桥牌边观看中国足球队对泰国足球队的比赛,结果,历史惊人地相似,中国队又在下半场顶不住了,0∶1输给了泰国队,这次不是“黑色3分钟”,而是在最后的“黑色5分钟”输了球。

邓小平盯着电视上的残兵败将连连摇头,默不作声。

7年后,1997年10月31日,万里在大连休养,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邀请他观看卡塔尔对中国队的世界杯足球预选赛,从最后的积分来看,中国队只要主场战胜卡塔尔就可以挺进法国世界杯。

在大连金洲体育场,万里的出现,受到了现场观众的起立欢迎。那几天大连一直下雨,天气阴凉,来自西亚的卡塔尔队员不太适应这种气候,不少人都冻得披上了毯子。这些球员个子不高,个个精瘦,看上去远没有中国队员们英武高大。然而,比赛的进程却是云谲波诡,令人揪心。先是中国队高峰头球攻入一球,但在第45、55和60分钟,卡塔尔队连进3球,虽然范志毅终场前扳回一球,但最终中国队饮恨金州,以2∶3败北,高大的中国足球队员又一次无声无息地倒下了。

看台上的万里默默地看着,没有讲一句话。

早在1986年5月5日,万里在北京饭店接见参加中国青年报TDK杯国际青年足球锦标赛的8支球队领队时再言:“建国以来,中国的体育事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在足球这个项目上依然很弱,我们把希望寄托在青年和下一代身上。”

直到今天,中国男足依然屡战屡败,不断刷新着属于自己的耻辱记录,30年逢韩不胜,10年逢日不胜,成为中国体育史上一大奇观。

万里曾在看电视转播时对周围的人说过:“韩国这么小一个国家,足球都比我们强呀!什么原因?韩国这个民族踢足球作风如此强悍,很值得我们思考和研究呢!” 此时的万里,考虑得显然已经不是那个提不起来的足球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钱理群进养老院能否优雅老去

接纳钱理群夫妇的养老院能让他们优雅地老去吗?这一养老命题已经真切地摆在该养老院面前,同时也给国内其他养老院以及整个养老事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优雅地老去,这是理想,也是中国养老事业的努力方向和目标。


知识分子该两耳不闻窗外事?

“公共知识分子”与“专业知识分子”不应该分高下带褒贬。这就像,有的人在实验室呆一整天不觉累,有的皇帝喜欢做木工活;而有的人生性喜欢演说或表演,有的皇帝喜欢当戏子。新闻界的人讲“专业主义”,就是要汲取历史教训,“负责任地报道一切”。


“三盲人员”怎当上文联主席

熊主席干出的这事儿,羞辱的不是文人,而是权力,是一地的官场生态。写诗狗屁不通,写个字条错字连篇,实乃文盲;自己发帖遭网友吐槽,反责怪网站,实乃网盲;公然带人砸电脑,实乃法盲。如此“三盲人员”,竟然当上了文联主席,怎教看客们不欢乐?


蓝翔招生“不来拉倒”谁损失

中国现阶段的教育,最紧缺的不是学历教育的规模,而是给这个社会提供一技之长的工匠学校。如果今天的舆论无视蓝翔曾经在这方面给社会提供的人才、作出的努力与贡献,而是不遗余力地将它逼到墙角,最终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些真正希望学到一技之长的学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