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副局长住别墅身家千万 曾借给开发商500万

安康地产开发商胡某资金周转紧张,四处告借无门时,有朋友介绍他向时任的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分局副局长汪明玉借钱。胡某试着向汪张口,没想到汪明玉随后分两次(第一次350万元,第二次150万元)将500万元打到了胡某指定的银行账户上。

一个县区公安局副局长出手如此阔绰,这连办案检察官也很吃惊。

7月24日,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分局原副局长汪明玉因犯财产来源不明罪、玩忽职守罪被判有期徒刑判六年半,违法所得459万余元上缴国库。

此前,在2月12日,旬阳县法院一审就汪明玉犯上述两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年半,并没收违法所得。汪明玉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住别墅身家上千万

出生于1963年的汪明玉是安康市汉滨区人,2010年前后担任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分局副局长,主要分管经侦工作。

有公安汉滨分局退休警官告诉华商报记者,在单位,汪明玉以工作作风粗暴、喜欢责骂下属而闻名,许多民警都害怕去给汪汇报工作,主要就是担心被他斥骂。安康市政法系统一官员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几年前他有一次去汪的办公室谈工作,中途有民警拿着文件进来请示工作,结果汪看了几眼后把文件往地上一扔,破口大骂民警办事不力。“他骂的话都很粗俗,就是当地老百姓骂街的脏话,我当时特别尴尬,”该官员回忆说。

在安康警界,汪明玉除了喜欢骂人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钱”,他住在当地最高端的别墅小区。这一细节在司法文书中也有记载。

2014年4月10日,汪明玉因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汉滨区检察院刑拘,15天后被批准逮捕。司法文书显示,检察机关在对汪家的财产清查后发现,科级干部汪明玉的身家达一千一百余万。其中银行存款322万余元,借给当地开发商胡某500万,房产和车辆合计230余万。

对于这些巨额财产,汪明玉能说明来源的财产仅为620余万,除自己和家人工资等合法收入外,还包括其“投资经营收入”。比如他曾借给刘某300万元,收取利息105万;他控制的游戏厅收入有20万等;子女结婚收礼金77万。其余均无法说明出处。

安康市检察系统一位和汪明玉同为科级干部的官员告诉华商报记者,自己近两年的月工资拿到手不到4000元。

办理“取保候审”获捐28万

华商报记者拿到的法院一审二审判决显示,汪明玉的玩忽职守是因为在查办案件时有利益交换。

判决书称,2006年9月,当时在建的小(河)(安)康高速一工地因施工合同发生纠纷,项目部副经理李安伟率三十余社会闲散人员殴打另一方施工人员,结果致对方一死九伤。案发后李安伟等人被刑拘。同年10月,汪明玉却签字同意将李安伟取保候审。李安伟为此给承办此案的汉滨公安分局第二责任区中队赞助8万元经费作为回报。

几天后的一次会议上,时任公安汉滨分局第二责任区刑警中队长的周某提出要给和李安伟同案的其他几人办理取保候审,汪同意并办理了取保候审。几名涉案人员自由后,作为回报,项目部向公安汉滨分局刑警大队捐赠现金20万元。十个月后,汪明玉直接签字解除了对上述犯罪嫌疑人的取保候审。

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此后公安汉滨分局相关人员就没有再对此案进行过侦办,使得该案处于脱离侦控的状态。

一直到2014年,在省公安厅的督办下,逍遥法外7年之久的李安伟等犯罪嫌疑人才重新归案并被移送起诉。

检察机关指控称,由于汪明玉和周某等人的失职,导致该案有一名嫌疑人至今无法归案。

为防干扰外省羁押

来自安康政法系统的消息说,由于汪明玉在安康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关系错综复杂。所以2014年他被采取司法措施后,出于侦查安全考虑,辗转将汪明玉送往多个县的看守所羁押。

知情人告诉华商报记者,一审法院在对汪明玉做出判决后,汪不服表示要上诉。与此同时,汪明玉的一些熟人的不正常活动也引起了办案机关的注意。经再三商议并请示最高法,最后将汪明玉送往距离安康230公里外的湖北十堰异地羁押并二审。

2015年7月7日,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法官前往湖北十堰中院开庭审理汪明玉。审判结果基本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唯一的变化是,一审判决认定汪明玉的违法所得为478万余元,二审法院认定为459万余元。

二审判决书显示,汪明玉坦承自己在任时每年过生日、妻子两次住院以及父母去世都收到大量礼金和“份子钱”。他还承认下属部门春节来拜年都带有礼金,自己还曾入股“美食城”。

被公开举报参股经商多年

虽然汪明玉对自己近半的收入无法说明来源。但安康人龚星太却说他知道汪的部分非法收入来源,他说其中有约160万元属于强占他人财产。

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和龚星太本人向安康市有关部门的公开举报,华商报记者了解到,龚星太1991年创办了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到1994年时,该企业资产总额已达200万。1995年初,龚星太筹建娱乐美食城。当时任公安汉滨分局治安科长的汪明玉托当地人张某找到龚星太,提出要入股50万元,并担任董事长,说自己的身份可以为娱乐美食城保驾护航,还能拉来生意。龚星太被汪明玉的承诺打动,同意了汪的要求。

龚星太向华商报记者提供的签署于1995年底的“娱乐美食城合资经营章程”原件显示,“安康市社会福利公司娱乐美食城(牡丹歌舞厅)”当时有四个股东,其中汪明玉出资50万元、任董事长,龚星太为总经理。

按照龚星太控诉材料的说法,1997年8月间,由于股东之间内部的纷争,汪明玉利用职权,采取不法手段将他赶出美食娱乐城,并非法转让了他在美食娱乐城的股份。

龚星太说这自己这些年之所以沉默,主要是因为汪明玉在当地官场多年来的关系盘根错节,他为自保才不得不忍气吞声。

今年5月5日,龚星太向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递交了“参加诉讼申请书”,要求法院确认并从汪的非法所得中返还应该属于自己的160万。

华商报记者 李勇钢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约架”怎与爱国扯上边?

从挨打的侯聚森微博来看,他确实满嘴的“爱国言论”,但也不乏暴力语言。网友对“侯式爱国”并不感冒,对他因约架挨打反倒有点解气:“不是约架么?怎么就爱国了?”“明明是双方聚众斗殴,怎么就与爱国扯上边了。”


150中国工人何以被缅判重刑

最近一年,中缅关系明显降温。随着缅甸在国内开启改革,调整国家对外战略,缅甸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好转,与中国则距离拉远。这次153名中国同胞在缅甸被重判,中国政府面临双重压力,一方面必须以有效的外交成果安抚国民的情绪,另一方面又得恪守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原则。


“血站叫板郭敬明”体现什么

讨伐《小时代》电影的影评中,绝大部分只是站在影评的角度来分析的。或者批评其宣扬的理念,或者宣扬其不着调的情感桥段,但极少有从细节和常识角度来进行分析和评判的。而厦门血站站在专业角度对《小时代4》批判,却让我们看到了专业知识与专业精神。


高校抢生源乱象该好好整治了

在近年来的生源争夺战中,一些高校无视教育部的规定,屡屡侵犯考生的权益。虽然生源争夺战乱象纷呈,但从没听说哪所高校因此受到处罚,而权益受损的考生也很难讨个说法,这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没有牙齿的规定难免形同虚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